浮生全咸-

试图跟着阳春白雪的调子高唱,脑子里想的却总是阳春面和白雪公主。
主全职滑冰,轻微CP洁癖,吃叶蓝双花林方喻黄周江昊翔刘卢瓶邪黑花忘羡凌追 维勇维奥尤
喜欢小排球,杂食cp
在自己的小角落里偏安一隅
圈名独梏/筑晗/顾胤
不是大大不是文触放心勾搭

本来想小小的抱怨一下,越来越忙,越来越没有时间陪我聊天陪我玩,平时异地没有办法,游戏里明明有情缘的人却玩得像个单机
但是想了想还是把打好的字一个个从输入框里删掉,那样太不懂事了,为了挤出时间陪我玩就会更累,对身体更不好
明天高考随便选一套作文题目写羊花或者道剑吧,还是看心情

杀手羊×医生花
吃干抹净恩将仇报了解一下

道剑存梗

道长李放寒
二少叶纵帆
二少不爱习武偏爱锻造,想给道长打一把世上最好的剑

李放寒原不是华山上的人。
或许是华山底下哪一户人家生下来这个孩子,却养不起,便忍痛将骨肉舍弃。
宫中的巡视弟子在雪堆里发现了这个小小的婴儿,连忙抱起去寻了李忘生。
大约是给雪地冻坏了,孩子不哭不闹,眼睛却还灵动,打量着这一群陌生的人。
这孩子被遗弃到山上,便算是同纯阳宫有缘,李忘生便将这孩子接下来,取名李放寒,交由门下女弟子照看。
李放寒七岁时,藏剑山庄的人上山来拜访李忘生,随着来的还有一个六岁小男孩,一身金灿灿的衣裳丝毫不输华山白晃晃的雪地,脖子上一块金锁看着就觉得脖子有点疼。
两个小孩年纪相仿,藏剑山庄的大人们也正愁这小少爷无处可玩,见李忘生身边有个小男孩,便将他俩撮合到一起玩。
李放寒吧,打小跟在李忘生身边,不会说笑话,也不会逗小孩。
大师兄只教过他习武,未教过他怎么玩,便很有些手足无措。
问了几句话,知道小少爷名字叫叶牧帆之后,便舌头打结说不出话来了。
倒是叶牧帆注意到他背上那把剑,便跟他商量起刀剑来。
小孩是最容易玩到一起的生物。
过了一天,这俩已经好得能穿一条裤子了。
华山的雪,比起西湖湖畔的要厚实得多,李放寒便同叶牧帆堆雪人,打雪仗,就算摔到雪里也不痛不痒,只是沾了满头满身的雪,连眉毛都白了一半。
儿时便已注定白头。
叶牧帆觉得纯阳的雪太有意思了,藏剑的雪太不够意思了,纯阳树上的雪落下来,能砸得人头晕,藏剑的,别说砸人了,等雪飘下来,人都从树底下走出去了。
李放寒虽然“奉旨陪玩”,练功还是要练的,他在太极广场上跟随大师兄练功,叶牧帆便拿个小马扎坐在一旁看,无聊了就拢拢地上的雪,也给他堆出个太极图来。
老君宫山下的瀑布间,有一个藏羊洞,是一个师兄告诉他的,那日他起来,正准备早课后带叶牧帆去那洞里探探,一出门,却看见气喘吁吁朝他这里跑过来的小黄鸡仔。
小黄鸡仔…叶牧帆跑得满脸通红,衣服头发都乱了,气息更乱得说不清楚话,李放寒忙将他带进屋里坐下,问他出了什么事要这么急。
原是藏剑山庄那边有要事商量,他们这行人本来打算过几日再回去,那边飞鸽传了书信过来,命他们早日回庄,便不得不临时辞行,叶牧帆这是同长辈们求了许久才能跑过来跟李放寒说几句话。
马上就要走,两个小孩也做不出什么依依惜别的表示,只能说一句来日必要再见。
到时候时隔多年相遇,总要凭证,叶牧帆瞧上了李放寒剑上的剑穗,同他讨了来,小心翼翼揣进怀里,又从怀里掏掏掏,掏出来一枚别致的金叶子,稳稳放到李放寒手心里。
外边大人远远的已经在叫他了,再耽误不得,他喊了句来了,转身要走,李放寒却突然醒过神来似的扯住他,把这矮了自己小半个头的小孩扯进怀里,抱住了。
“等我长大了,你还要记得带我去西湖边看断桥残雪啊。”
叶牧帆答应了,他便松开手,将那枚金叶子也好好揣进怀里,说去吧。
然后小黄鸡崽喊着我会记得的就往外面跑了。
跑得飞快。
因为他有点想赖哭。
然后当然两个人长大了,李放寒到了可以下山的年纪。
背着把没剑穗的剑,怀里揣着枚金叶子,下山去了。
这些年有的是师姐小师妹要给他编剑穗,他都不要,就乐意让那剑柄空着。

哈哈 好比失恋
我只是缘定三生中间的一段插曲吧

原来我一直停在原地
你当然愿意做我的树洞,可是我不愿让你知道我因你而起的烦恼
谈个恋爱怎么这么难…

谈恋爱,难受自己,难受别人,我真是个天才

古文课分分钟睡着

为什么最近总有小可爱挖坟…
几百年前的文都被翻出来了
惊恐

有些人的目的,就是想让tag里再也没有新粮,然后把旧粮也逼着删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