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全咸-

试图跟着阳春白雪的调子高唱,脑子里想的却总是阳春面和白雪公主。
主全职滑冰,轻微CP洁癖,吃叶蓝双花林方喻黄周江昊翔刘卢瓶邪黑花忘羡凌追 维勇维奥尤
喜欢小排球,杂食cp
在自己的小角落里偏安一隅
圈名独梏/筑晗/顾胤
不是大大不是文触放心勾搭

【全职/双花】早安吻(孙哲平生贺补档)

感觉本来没那么暧)昧,加了)之后更暧)昧了...

腰上横着枕边人的手臂,脖子上清晰感受到温热的吐息,张佳乐往后靠了靠,安心地窝进孙哲平的怀里。

一缕阳光已经从窗帘的缝隙里溜进昏暗的房间,告诉房间的主人此时已经天亮,到了该起床的时候。

身后的怀抱温暖而熨帖,在初秋的早晨里显得格外的令人留恋。

“醒了?”

张佳乐一动,孙哲平便紧了紧手臂把人更紧地贴进怀里,张佳乐半长的头发乱糟糟的被压在两人中间,发尾搔着孙哲平的脖子,耀武扬威地彰显着存在感。

张佳乐懒懒地应声,明显是没有醒透,身体下意识地往身后隔着衣料的热源靠拢。

自打退役以后他就再也没早起过,孙哲平也向来容着他,特别是头天晚上进行过激烈有氧运动的早晨,从来都是张佳乐想睡多久睡多久,要是没睡够就把人叫起来,那孙哲平一个星期都别想再开荤。

睡眠,是人类美好生活的基础。

现下既然张佳乐醒了,又主动往孙哲平怀里蹭,糖都送到嘴边哪里还有不吃的道理。孙哲平把张佳乐的脸扭过来,抬起身体去含住张佳乐的嘴唇。

过了一夜,两人的嘴唇都有些干,摩)擦起来虽然也有别样的感觉,内在也仍是柔软的,终究是不够顺畅。

孙哲平试图用舌尖来润湿两人的唇瓣,张佳乐却迷迷糊糊地推他。

“大早上的,牙不刷牙,碰碰就得了啊…”

孙哲平却不理他,捧着他的脸颊便埋下头去舔)湿了唇瓣。

有了那么一点液体的滋润,亲吻变得顺畅得多,张佳乐感觉到自己的嘴唇被润湿,被吸吮,被孙哲平含在齿间轻轻地啮咬,细微的快感迅速地唤醒他半睡半醒的头脑,他本就不是紧闭着的齿关,也被孙哲平不费吹灰之力,轻而易举地撬开了。

清晨的口气,其实大可以无视掉,此时也不再足以成为中止这个亲吻的理由,张佳乐也把身体转过去,对着孙哲平,面对面地细细亲吻。

一觉睡醒,嘴里多少总是会有点苦,但是一旦接纳了对方的唇舌,那便是糖了。

光线昏暗,两个人都闭着眼,听觉仿佛突然变得灵敏起来,唇舌交缠的声音在耳边被无限放大,连分开嘴唇张开嘴的声音都瞬间变得暧)昧,像是在唇间抹上了浓稠的蜜糖,每一次闭合分开都牵出透明的丝,脑海里发出类似糖浆里的气泡爆裂的声音。

孙哲平捧着张佳乐的脸,手指有意无意地揉)弄着他的耳朵,柔软的耳垂在指尖被揉成各种模样。耳垂微凉,指尖温热,揉起来更是舒服。

张佳乐环住孙哲平的腰,微微仰着头,耳边的发丝被孙哲平撩开,嘴唇瞬间受了冷落,仍旧微凉的耳垂被更为高热的口腔接纳,黏)腻的声音被数倍放大炸响在张佳乐的耳畔。

耳垂,耳廓,被微凉的舌尖慢慢地挑)逗着,孙哲平坏心地朝里呵了一口气,张佳乐觉得自己腰都软了。

为了自己的面子,张佳乐硬是忍着一阵阵的快感咬着牙关不出声,渐渐粗重的气息和胸口越来越大的起伏却出卖了他自己。他当然是不安分的,身子脑袋都一点点躲着往前蹭,没蹭多远又被孙哲平一把拉回怀里,吻得更过分,舌尖舔进外耳道,麻麻痒痒的快感让他在也忍不住发出短粗的几声呻吟。

吻渐渐从耳朵游移到脖子锁骨,孙哲平在张佳乐没多少肉的胸膛上狠狠嘬了一下,盖了个红色的戳,又把张佳乐揽进怀里,把两个人身体贴近,在他耳边低笑着,有力的心跳在两个胸腔里互相应和。

张佳乐靠进他怀里,扭过头去又亲了孙哲平一下。

“再十分钟就起床。”

“好。”

“生日快乐。”

啾。

前几天还想着是不是要问一问老师什么时候发货来着,录取的大学在浙江要是本子到时候寄到家里我不在家就麻烦大了…然后就看到了发货的消息

买了两本,过几天把其中一本寄出去,算是祝福吧

断断续续看了两个晚上看完了,然后惊恐地发现高考结束两个月我真的什么都不会写了…。

所以这是一个非常蠢的repo。

之前早在塔塔写《怀璧》的时候就说了这是个先婚后爱的故事,确实,老叶和小蓝在婚姻的围城里慢慢地学会爱人,慢慢地相爱,这个过程真的太美好,令人心驰神往。

在发生那场意外之前,蓝河对叶修的暗恋,就算长达好几年也只是喜欢。爱这一个字太难了,爱一个人需要了解他,接纳他,拥抱他的所有,不是能随便说的,随便说的,也不能叫做爱。

他们的故事,可以说是一见钟情和日久情钟的结合,蓝河对叶修一见钟情,喜欢了好多年,而婚后两个人的磨合和相互适应,则是日渐累积起来的砝码,将这一生的托付的托盘,重重压下。

刚刚看到老叶在病房里陪着蓝河那段,代入当时的情景,完全可以体会到那种“这个人明明之前还在自己怀里,往自己脖颈上扑着温热的气息,现在却在这病床上奄奄一息,好像碰一碰都要碎掉了”的心痛。特别是叶修还是个心理生理都健全正常的大A,自己的omega受到这样的伤害,内心的自责和占有欲简直暴涨,本能叫嚣着应该把这个人带回去,关在家里每天等自己下班,健健康康的不会有任何危险,但是理智终究是占着微弱上风的,告诉他,他应该让蓝河继续学业,继续张开他的翅膀,让蓝河成为能与自己比肩的乔木。

这是爱,源于本能,而高于本能。

起于一场闹剧的婚姻,慢慢发酵出了爱情,而来得似乎不是时候的爱情结晶,又让他们的爱尘埃落定,织成了亲情。

一生也就这样了,携手比肩,从天光乍破,到暮雪白头,夏威夷的星河曾见证他们的爱意,每束星光,都曾为他们祝福。

真的是,非常感动的故事。

语无伦次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希望老师不要嫌弃,本子的插图、封面、番外、海报都好看,表白所有的老师!

叶蓝还能再爱一百年!

给塔塔比心♡ @江月何曾皱眉

[千恩]没想到的

♧虽然有千指真名了但是还是用不习惯,所以还是用千指的名
♧第一次写百合不好请见谅

一年前,千指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喜欢上对面走廊的那个人。

齐刘海,黑长直,容貌姣好,拉得一手自己不得不承认的好小提琴,高傲得不可一世。

原本这样的印象该一直保持到郑有恩毕业,千指慢慢淡忘她,但在那次西洋乐团帮助她们成功演出之后,千指发现,也许那并不是这位小提琴首席的全部。

那天下午,千指刚要收拾自己的东西从教室离开,教室门外却忽然出现了一个身影,抱着琴,笑得有些微挑衅地叫着她的名字。

“千指大人,来我琴房切磋一下?”

她鬼使神差地答应了一声好,拿出手机给舍友们发了消息说自己有事,便跟郑有恩去了。

倒真是切磋,小提琴的浑厚深沉、圆润浩然与古筝的柔美明朗,清亮松透此起彼伏,不分上下,两人也演奏得酣畅淋漓,十分痛快。

然而不知什么时候起,小提琴的浓郁豪放变得细腻典雅,古筝弹奏的《将军令》也变成了《茉莉芬芳》。

拿着琴弓的手,也牵上了摘下义甲的手。

郑有恩也没想过,自己竟然会被这个小了自己一届的师妹,撩得脸红心跳不能自已。

郑有恩上学早,虽然比千指高了一届,两人却是同一年出生,千指每每被她挑着下巴说叫学姐,总是直接捉住她的手腕摁到一边,微微低头含住她的唇瓣,抿在自己唇间用舌尖慢慢地扫,或是直接顶进对方的口腔,轻轻地蹭对方的上颚,吻得对方腰都软了站不住了才分开,勾勾唇角看着她水光滢滢的眼和微肿的嘴唇:“学姐?”

虽然千指的亲吻一向让人很舒服,但被自己的后辈吻成这样显然是有些丢脸的事情,郑有恩一面痛恨这小姑娘吻技怎么这么好,一面还要作出一副毫不在意的表情,表示自己并没有被撩到。

“嘁,吻技不好就别出来卖弄了。”

hiahiahiahiahiahiahia他终于可以去见偶像了

小蓝:不要投我了!投黄少啊!天天!都需要你爱!

【全职林方动物化】毛不一样长也要谈恋爱

1

方锐自诩是一只乐于探索未知世界的仓鼠,笼子里那点地方是无法满足他的,好男儿志在四方,在沙发底,在柜子下,还在各种黑暗的小角落。

他的爹妈在生下他之后就从笼子里跑出去溜达了,一出去就再也没回来。

说明外面的世界实在很精彩。

他在颊囊里塞满了食物,又在浴沙里滚了好几圈,然后轻而易举地打开笼子的门,优哉游哉地跑了出去,理了理自己的胡子,轻蔑地回头看了一眼笼子。

呵,愚蠢的人类,以为这样就能阻挡住我的脚步吗!

他回头正准备要走,原本身前空无一物的地板上却出现了一只有他的身体那么大的爪子,有着金色的毛,他抬头,看到好长的腿,有着健壮的肌肉,再抬头,可能是胸口的部位,还是柔顺的金色毛发,再再抬头……

啪叽。

他直接仰过去了。

“噗。”他听见这个金色的庞然大物好像笑了一声。

方锐躺着默默地翻了个白眼,怎么才刚出来就这么倒霉,太怂了,丢鼠丢大发了。

他总算看清了这是主人家养的一条金毛,平时总在屋里走来走去,主人为了好看还给他定做了一副平光眼镜,搁在鼻子上,显得很斯文。不过他之前都呆在笼子里,他们也没说过话,估计是要被逮回去了。

“你摔疼没有?”金毛说话了。

他愣了一下,不是应该把自己抓回去吗?

“啊…?哦…没有,我毛多,不疼。”他翻了个身爬起来,理了理被压乱的毛。

“你是自己跑出来的吗?”金毛又问了。

果然还是要把我抓回去的…方锐撇了撇嘴:“是啊,你要把我抓回去吗?”

金毛却蹲了下来,大概是不让他抬头抬头又再仰着翻过去。

“我叫林敬言,你叫什么名字?”

2

方锐看着林敬言没什么恶意,便也客客气气答道:“我叫方锐。”

“你不喜欢待在笼子里吗?”林敬言问他。

“不喜欢,”方锐摇摇脑袋,“里面太无聊了,还没有外面好玩。”

“可是我之前看见你在里面玩的蛮开心的啊。”林敬言看看方锐的笼子,里面有磨牙石浴沙食盆,还有一个蓝色的飞盘,他之前见过方锐在飞盘上跑。

方锐跑过去用他的小爪子把林敬言扭过去的头推回来:“别!你都不知道我从那个飞盘上甩下来多少次!就算有木屑也疼的好吗!”

林敬言看着方锐气呼呼的样子,有种给他顺顺毛的冲动,然而看看自己爪子和方锐身体的比例,之前也没撸过鼠,怕自己爪子过去直接把方锐给拍地上,还是作罢了。

“我只玩过捡飞盘,没玩过这个。你现在还疼吗?”

虽然是句废话,多久之前摔的一下,痛也只是一时的,但方锐还是很受用:“当然不疼了,不过当时可疼得我睡不好吃不好,废寝忘食的。”

他看着林敬言贴在地上的前腿,毛发光亮柔顺,让他突然想上去蹭一蹭,而且跟着林敬言说不定能有好玩的事,抱上这条大腿就不愁吃不愁玩,与其自己闯,不如跟着这块地盘的老大来得舒服。

“哎,你看你比我大那么多,我能不能叫你老林啊?”他上前几步。

“嗯?可以啊。”林敬言答道。

“那老林啊,”他直接趴到林敬言前爪上,小肚皮直接贴着林敬言的爪子,“那你看看,能不能带我混啊?我特听话。”

林敬言低头,用鼻子碰了碰方锐的脸。

“好啊。”

3

趁着屋子的主人还没有回家,方锐跟着林敬言在屋子里四处逛了一遍,还让林敬言叼着他把他弄上主人的钢琴,在上面疯狂地蹦跶打滚。

穿耳魔音。

林敬言想起隔壁家那只叫黄少天的鹦鹉。

林敬言微笑着思考自己要不要把方锐叼回他的笼子里。

思考的结果当然还是算了。

没一会儿方锐玩累了,林敬言又把他叼下来,带回自己的窝里休息。

方锐休息了一会儿体力值就满了,他第一眼就看上了老林的毛,就开始往老林背上爬。

爬上去,滑下来,爬上去,滑下来…………………………

老林的毛也太滑了……方锐在林敬言背上绝望地想着。

滑就滑了,还不能用力,万一爪子把他弄出血怎么办。

主人回家,看到仓鼠笼子空空如也,打开的笼门仿佛在对他发出吱吱的声音,好像在嘲笑他。他在屋子里找了一圈,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家鼠跟自家金毛混到一块了,更不会想到,他地毯式搜索也还是找不到的鼠,正在自家金毛背上爬上去,滑下来,再爬上去,再滑下来……

4
每天白天,林敬言都带着方锐到处遛,有时候出门了,也带方锐出去滚一滚草地,方锐拔一朵草地上的蘑菇当伞,撑在肩上对着林敬言眨他那圆溜溜的眼睛。

到了晚上,温度降下来了,林敬言就把他圈起来睡觉。

他睡觉不老实,一夜下来能把林敬言的毛蹭得乱七八糟。

“那个,我睡觉是不是有点不安分啊?”他看着林敬言一团乱的毛,问林敬言。

林敬言看着方锐,想起晚上在自己怀里翻滚哼唧的小毛团子,摇摇头:“我觉得还好。”

他喜欢在方锐睡觉的时候用爪子轻轻地碰他露出来的小尾巴,还有方锐白天不轻易示人的肚皮。

哎,太可爱了。

怎么那么可爱。

5
好多天过去了,主人早就放弃了寻找失踪的方锐,但是之前买的鼠粮倒是还没扔,放在老地方,林敬言隔一段时间就带着方锐去拿一点。

但是方锐依然爬不上老林的背。

只能被老林叼着送上去。

但是方锐不甘心。

林敬言感觉到背上小家伙一直挣扎,有些无奈地笑着回头要把他送上去,方锐却拿爪子抵住了林敬言的鼻子。

“你别动,我要自己上去!”他难得很正经地说,“我有个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

“好好好,”林敬言笑,“你自己上来。”

于是方锐吭哧吭哧地爬,努力好几次居然真的给他自己爬上去了。

他又慢慢爬到林敬言耳朵边,用小爪子把林敬言的耳朵掀起来一点,然后自己钻到耳朵底下。

他小小声地说:“老林,我好像喜欢你啊。”

“嗯…你还想不想做单身狗啊?”

“我不想让你做单身狗啊。”

“虽然才认识没多久,但是…嗯…”

“我可以把我的鼠粮都给你,呃,虽然大概你也不吃。”

“老林,我好喜欢你啊。”



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填完志愿就开始正经写文←谁信

老林:嗯,我是脱团狗了。

回家路上跟人形容车上颠簸,跟那种老式机关枪一样,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
这一串突完全只需要把手虚放在屏幕上就能打出来【手黄再】
自拍都抖成这样
还有无数个急刹车
用眼神向司机先生表达无尽的敬意

【全职/林方/动物化】毛不一样长也要谈恋爱

方锐自诩是一只乐于探索未知世界的仓鼠,笼子里那点地方是无法满足他的,好男儿志在四方,在沙发底,在柜子下,还在各种黑暗的小角落。

他的爹妈在生下他之后就从笼子里跑出去溜达了,一出去就再也没回来。

说明外面的世界实在很精彩。

他在颊囊里塞满了食物,又在浴沙里滚了好几圈,然后轻而易举地打开笼子的门,优哉游哉地跑了出去,理了理自己的胡子,轻蔑地回头看了一眼笼子。

呵,愚蠢的人类,以为这样就能阻挡住我的脚步吗!

他回头正准备要走,原本身前空无一物的地板上却出现了一只有他的身体那么大的爪子,有着金色的毛,他抬头,看到好长的腿,有着健壮的肌肉,再抬头,可能是胸口的部位,还是柔顺的金色毛发,再再抬头……

啪叽。

他直接仰过去了。

“噗。”他听见这个金色的庞然大物好像笑了一声。

方锐躺着默默地翻了个白眼,怎么才刚出来就这么倒霉,太怂了,丢鼠丢大发了。

他总算看清了这是主人家养的一条金毛,平时总在屋里走来走去,主人为了好看还给他定做了一副平光眼镜,搁在鼻子上,显得很斯文。不过他之前都呆在笼子里,他们也没说过话,估计是要被逮回去了。

“你摔疼没有?”金毛说话了。

他愣了一下,不是应该把自己抓回去吗?

“啊…?哦…没有,我毛多,不疼。”他翻了个身爬起来,理了理被压乱的毛。

“你是自己跑出来的吗?”金毛又问了。

果然还是要把我抓回去的…方锐撇了撇嘴:“是啊,你要把我抓回去吗?”

金毛却蹲了下来,大概是不让他抬头抬头又再仰着翻过去。

“我叫林敬言,你叫什么名字?”




我又回来了(趴
失活还在慢慢修,先写个傻白甜复健
这个设定唯一不好就是不能开车,开玩笑锐锐那么小受不了啊!
爱林方!

【全职/叶蓝】帮我丢个垃圾

漫长的晚修因为有习题的陪伴显得没那么无聊,但下课铃响起时还是会让人忍不住松一口气。

叶修和蓝河走到超市门口,叶修突然停住,说要去买罐饮料,蓝河探头看看超市里人山人海的,挤进去难免又是一身汗,便留在外面等叶修。

当蓝河打死了第四只蚊子的时候,叶修总算从人堆里挤了出来,手里拿着一罐百事可乐。

“这么晚了还喝碳酸,”蓝河皱了皱眉,“你还要不要睡觉啊?有种喝完别打嗝。”

叶修不置可否地笑笑,拉开易拉罐的拉环,却抓过蓝河的手把那拉环套上了蓝河的指头,“帮我扔一下?”

蓝河一愣,却下意识地握紧了手,抿着唇把头扭向一边。

至于蓝河的舍友问他为什么要把一个拉环放在床头上,那是后话了。


在高考指南的志愿中挣扎着的复健…
扔进心里啦

一个垂死病中惊坐起的repo

@AsakiMio

本来高考前拿到本子就想写的,结果每天刷题刷题硬是拖到了昨晚才猛的想起来还有什么事情没干……

繁星应该算是从头追到尾的一篇文了,陪伴了我整个高三的时期,最后的几十天还把它包了书套放在抽屉里困了拿出来翻一翻…。

看了很多的repo都在说老叶和小蓝,我也不免要说一说,老叶真的特别深情特别苏特别能干(???)小蓝也特别坚强特别坚韧。繁星的结局大概可以说是所有叶蓝党都期盼的结局,不仅是他们能够在一起,而且小蓝终于能够和老叶并肩而立一起作战,而老叶也相信他的能力,放心地把一部分战局交给他,这是我喜于见到的,他们并肩的爱情。

肉也特别好吃……嗯,非常棒,困极了的时候看一看提神醒脑。

其实更想说说繁星的配角,比如为那小俩口操碎了心的沐橙,被老叶坑得够惨的锐锐,为了老叶的烟头殚精竭虑的莫凡和罗辑,被金屋藏蓝的老叶关在门外的少天,还有老魏、文州………所有的配角,都和两位主角一样出彩。

作为一个不厚道的锐粉,每次看到最终战时方锐险些被老叶扔来的驾驶舱砸翻的时候都特别想笑,还有番外给老叶买鸡、一语道破叶宝宝长得像老叶那里,有我锐的地方就有笑点啊!(拍桌)

本来有很多的话想说,但是想来想去,好像又都不必说。

漫天的繁星不曾坠落,他们的爱情也没有终止,怀抱里,永远是最亮的那一颗星。

晚修的一个脑洞,叶蓝双教师梗

老叶是班主任中的战斗机,战斗机中的老司机,而小蓝是一个新手班主任,两人互相教对方的班级,又同一间办公室,经常拌嘴(其实只是单方面)讨论什么的就被对方热爱教育事业的热忱和人格魅力打动有了好感。
小蓝是第一次做班主任,也是第一次送走自己带了三年的学生,非常舍不得,谢师宴上说着话没忍住就跟学生抱团哭了起来,还喝的醉醺醺的,全然没有了平日里斯文客气为人师表的样子。
学生们慢慢地都回家了,他抓着在角落躲避敬酒慢慢啜一杯饮料的叶修嘀嘀咕咕,老叶随便应付着应他的话,然后把人给扶上车,带回家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