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全咸-

试图跟着阳春白雪的调子高唱,脑子里想的却总是阳春面和白雪公主。
主全职滑冰,轻微CP洁癖,吃叶蓝双花林方喻黄周江昊翔刘卢瓶邪黑花忘羡凌追 维勇维奥尤
喜欢小排球,杂食cp
在自己的小角落里偏安一隅
圈名独梏/筑晗/顾胤
不是大大不是文触放心勾搭

我又有病了

【羊花羊/填词】山河同乘

是蜀绣的曲
有人能唱给我听听吗

华山巅飞雪落几层 冰雪染墨痕
鹤唳上云霄九天闻 雕影入云门
空谷兰南山菊 盛夏起轻风
满谷花清芬
不如三尺冰雪绕君身

一泓镜映月万千轮 苍穹落星辰
揽花海翻起香风阵 白衣过涛声
欲抱梦入桃源 却仍是闻得
世外风雨纷
一盏饮罢相偕踏红尘

若半生历过风雪冷 仍有怀中温
若半生医尽世间症 相思难解分
山河为你镇 流离可扎根
点墨山河一心可盛

若半生仗剑辗转奔 一隅能容身
若半生岐黄精深 只为医一人
春泥绽花魂 折叶笼方寸
逍遥人间心悦意 愿同乘

月下斟酒杯中饮星楼 可醉否
衣带缠绕红烛帷幕摇 正春宵

华山巅飞雪落几层 冰雪染墨痕
鹤唳上云霄九天闻 雕影入云门
空谷兰南山菊 盛夏起轻风
满谷花清芬
不如三尺冰雪绕君身

一泓镜映月万千轮 苍穹落星辰
揽花海翻起香风阵 白衣过涛声
欲抱梦入桃源 却仍是闻得
世外风雨纷
一盏饮罢相偕踏红尘

若半生历过风雪冷 仍有怀中温
若半生医尽世间症 相思难解分
山河为你镇 流离可扎根
点墨山河一心可盛

若半生仗剑辗转奔 一隅能容身
若半生岐黄精深 只为医一人
春泥绽花魂 折叶笼方寸
逍遥人间心悦意 愿同乘

系此情一纸婚书成 隐约红线绳
饮交杯交颈作婚证 一樽共一生
云雨欲翻腾 听风携微声
结发两缕缠绵眼神

若半生历过风雪冷 仍有怀中温
若半生医尽世间症 相思难解分
山河为你镇 流离可扎根
点墨山河一心可盛

若半生仗剑辗转奔 一隅能容身
若半生岐黄精深 只为医一人
春泥绽花魂 折叶笼方寸
逍遥人间心悦意 愿同乘
春泥绽花魂 折叶笼方寸
逍遥人间心悦意 愿同乘

我习惯性地对人抱有期待,当别人不能满足我期待的时候
心里哪个地方小小地塌了一块

想看两张图
贺朝叼着一包豆奶骑在自行车上,阳光照的他金灿灿的,生机勃勃
谢俞吸着一盒奶缩在公交车椅子里,阳光也照在他身上,懒洋洋又暖洋洋的

[AWM]下面我要挑一个幸运的小孩听我讲我和youth的故事

短小段子上线





祁醉好无聊。

 

尽管已经动过了手术,能够保持一定时间的训练,但为了自己的手,他仍然不能像于炀那样整天训练。

 

不能训练,又不能干扰于炀训练,他只能去找花落讲故事。

 

然而花落已经习惯性在训练期间把祁醉拉黑了。

 

祁醉没有办法,只好趁着贺小旭不在开直播。

 

“花落不理我,”祁醉意思意思难过地叹了口气,“他们都不懂我。”

 

直播间的粉丝们知道这是要开始说youth了,赶紧呼朋唤友来磕粮。

 

“大概是单身狗永远体会不到我的心情吧,”祁醉又叹了口气,随后却好像有些正经起来:“想想我也不知道聊什么,今天不如说一下我干嘛整天youth、youth地念叨。”

 

他好像有些头痛于怎么表达:“就、你特喜欢那人,觉得那人特可爱,也特别好,你特别喜欢。那种喜欢已经快在自个儿这里装不下了要溢出来了,所以就让你们来给我装一点。”

 

“你们晓得吧,就这种感觉。”他难得有欲言又止难以表达的时候,“真的,你们现在看着youth直播比赛的时候那脸冷的,我就老想着你们炀神跟我私底下那软的劲,啧……”

 

直播间里有好些妹子之前在于炀直播间听过他俩语音的,疯狂刷过一片弹幕:“我们懂啊!你一来炀神立马软了!!卧槽从来没见过那么软的炀神!!!”

 

祁醉咂咂嘴:“是吧,还是你们懂我,花落整天那么不解风情,活该他单身。”

 

几十公里外的花落打了个喷嚏。

 

soso皱了皱眉:“怎么感冒了?”

 

花落揉了揉鼻子:“不知道,鼻子突然不舒服。”

 

“唉,”祁醉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挠挠头难得语塞地挤出来一句:“我是真喜欢他啊。”

 

“那么可爱那么好,只说一遍我都觉得委屈他,不多说几遍怎么行。”


[AWM/祁醉×于炀/r18]first time

世邀赛的那个晚上

往城市边缘开

想要评论!!!

链接打不开的话试试用浏览器 ٩(๛ ˘ ³˘)۶ 

或者直接到微博 作为一个帅气的理科生 看